jueves, 30 de julio de 2009


© Cristina García-Lasuén
CHINO, CHINESE





今年2009年,世界经济危机已导致了生产及销售投资的下降,这种趋势正在影响到整体状况。



根据一些专家的分析,这种情况是暂时的,并可解决,在某个时候,就像30,70年的经济危机一样, 这将证实这种每40年的市场性的诅咒。但是,大多数专家认为今年的情况与以往几次有所不同; 我们将不得不去面对一个新的阶段,一个新的时代,因为我们现在正在面对的时期对我们来说既陌生,又不寻常。在过去的几次经济危机中,专家们以为,有一些国家受到了影响,是由于它们之间有着友谊和商业的条约,从而影响了下降,特别是在生产方面,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及采用了适宜的措施,他们已更正了这些错误趋势。但是,现在是完全不同的。分析学家告诉我们,不仅是因为这次比以前的那些情况更严重,而是这次是第一次对全世界严重的影响,这将体现在各个方面上。



全球化,在以前,是为了达到世界平等,统一的消费和生产,而现在却给我们造成了负面影响。一个单一市场在我们的世界村决定了价值及价格,就像麦克卢汉指出的,这造成了若干大中型企业和银行的崩溃。 如今,没有任何人知道这种状况将持续多久,将来会发生什么,因为每一天都是一个谜。即使有一天可以解决,这也是让人起疑问的。这个问题,不仅证明我们正处于一个经济衰退的时期,或多或少将会解决,这种症状指明了我们还处于一个破裂性时期的初期。之外专家并指出,如果再看不到结果的话,这将证实这种对我们的负面影响。这种西方文明的观点,结合了东方哲学的思想,生存与环境结合了自然,发展,死亡和重生。在“河”电影里的一句话“一天结束,一天开始”这就象征着人类的生存。



文化的见解“到期的日期”随着费希特和谢林的立场,马克思在他的论文中把生存,下降及文艺复兴分为三个具有连续性的阶段: 神,英雄和人类的阶段。这些作者从西方经济及哲学的角度上确认远景,斯宾格勒, 在他的“西方颓废”一书里,给人类的生存概念定下了一千年的期限。一千年的影响造成了中世纪人类的恐惧,因为他们接近了有灾难性的1000年。然而,斯宾格勒面对经济和社会的问题时,不迷信那些数字及小数。并写出,在这1000年阶段后,每个社会将会建立自己的经验及自我性毁灭。他指出,就像沦陷后的罗马帝国,文艺复兴后欧洲文化的开始。所以,如果采用斯宾格勒的理论,如果我们在这个历史时期加上1000年,这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。经过痛苦的诞生过程,将近10个世纪的文化发展及成熟,我们将直接看到,信息发送的收费,以及如何一系列欧洲和西方文明即将结束。



据斯宾格勒, 第一次颓废现象起源于工业改革后,从那时开始机器替代了人类的工作。自那时以来,新形式的社会及政治涉及到了经济的增长,多亏于物质的利益,我们可以释放历史的重量。



自由国家占据着首要的地位,因为他们坚持经济的理想方法,追求实现和平及社会福利,确保一个机会及保护社会团体的平等。在这个时候,暴露了经济体系的弱点,维持数以百万失业人口,老人或有身体依赖性人的安全,他们是最脆弱的社会团体,他们会受的威胁他们生计的影响,均衡及福利是西方文明的最基本的运作方案。此外,还要突出西方求自由和未来的理想。




Traducción : Yinong Rao


1 comentario: